在線留言收藏本站

18914968197

您好!歡迎來到昆山商澤祺化工技術有限公司網站!

關鍵詞搜索: SZ 2007 型機械密封 SZ 2006 型機械密封 SZ 2004型機械密封 SZ 206 型機械密封 金屬波紋管

工業互聯網發展駛入快車道

返回列表 來源:昆山商澤祺化工技術有限公司 浏覽: 發布日期:2019-06-06 08:49:06

自2012年“工業互聯網”概念首次提出,到今年“工業互聯網”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我國工業互聯網建設正駛入快車道。

工業互聯網如火如荼發展,給實體經濟帶來了哪些改變?未來,什麼樣的工業互聯網企業能更好地推動制造業轉型升級?今天起,本版推出“透視工業互聯網”報道上下篇,對工業互聯網進行深度剖析。

——編者

 

“工業互聯網平台已經進入萬馬奔騰、群雄逐鹿的時代!”樹根互聯技術有限公司CEO賀東東說,自2017年底國務院發布工業互聯網發展的指導性文件以來,不到兩年時間,上百家工業互聯網平台相繼湧現。

工業互聯網大有可為

預計2023年全球工業互聯網平台市場規模将增長至138.2億美元

工業互聯網通過系統構建網絡、平台、安全三大功能體系,打造人、機、物全面互聯的新型網絡基礎設施,形成智能化發展的新興業态和應用模式。

“作為互聯網的‘下半場’,工業互聯網大有可為。未來10年,投資者最大的機會之一就來自于它!”IDG資本合夥人牛奎光道出了資本對工業互聯網的青睐。

《工業互聯網平台白皮書(2019)》數據顯示,全國各類型工業互聯網平台數量總計已有上百家,具有一定區域、行業影響力的平台數量也超過了50家。其中,有阿裡、騰訊等互聯網企業打造的底層技術平台;有航天雲網、海爾、寶信、石化盈科等傳統工業技術解決方案企業面向轉型發展需求構建的平台;也有徐工、TCL、中聯重科、富士康等大型制造企業孵化獨立運營公司運營的平台;還有優也、昆侖數據、黑湖科技等各類創新企業依托自身特色打造的平台。

“工業互聯網是一片巨大的‘藍海’,作為互聯網企業,我們希望借助工業互聯網平台,将互聯網界積累、沉澱的能力疊加給工業界,為其賦能。”阿裡巴巴集團副總裁劉松表達了互聯網企業對這一巨大市場的渴求。

不到兩年時間湧現上百家平台,工業互聯網平台供給過熱了嗎?

“我們對此并不認同。”源碼資本創始合夥人曹毅說,市場火熱是全球工業互聯網平台發展的趨勢。根據《工業互聯網平台白皮書(2019)》提供的數據,2018年全球工業互聯網平台市場規模初步估算達到32.7億美元,預計2023年将增長至138.2億美元,預期年均複合增長率達33.4%。

再看需求側,随着工業互聯網平台對制造業數字化轉型驅動能力的逐漸顯現,中小企業對工業互聯網平台的需求正日益旺盛。

“向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轉型是保證企業未來生存的唯一方式,而工業互聯網平台就是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重要抓手。”徐州工程機械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民說。

達晨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副總裁窦勇表示,今年以來,對于工業互聯網的需求已經由行業龍頭企業延展到中小企業。“未來,當中小企業的需求完全釋放時,将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市場,目前的供給能力尚無法滿足。”

協鑫就嘗到了工業互聯網的甜頭。作為一家光伏材料制造商,要降低成本,光伏切片越薄越好,可切片越薄,成品率越低,兩者之間如何平衡?協鑫引入了阿裡雲的工業大腦,利用工業大腦分析生産流程、找出薄弱環節,改良後,在同樣薄度下,良品率提升了1%,企業效益提升上億元。

工業和信息化部信息化和軟件服務業司巡視員李穎表示,工業互聯網平台是工業全要素、全産業鍊、全價值鍊鍊接的樞紐,是工業資源配置的核心,因此,企業有強大的内生動力去打造工業互聯網平台。

“工業互聯網平台在一定程度上是新工業體系的‘操作系統’,向下對接海量工業裝備、儀器、産品,向上支撐工業智能化應用的快速開發與部署,發揮着類似于微軟Windows、谷歌安卓系統和蘋果iOS系統的重要作用。”中國工程院院士邬賀铨說,目前工業互聯網平台剛剛起步,尚未湧現出具有通用操作性的平台。

勝出需要好“定位”

可優先聚焦本行業,打通上下遊,也可每開辟一個細分行業,就牽手一家龍頭企業

“行業前景很美好,可身處其中,我們的感觸是這門生意難做。機械密封”中電工業互聯網公司董事長朱立峰說,工業互聯網平台公司有三難,訂單難拿、利潤難掙、賬款難收。

窦勇解釋,作為平台方,光有優秀的技術是不夠的,還需要幫助使用者基于不同的應用場景解決技術落地問題,才能從企業客戶拿到訂單。

更難的是,不同的行業需求差異大,這導緻了平台公司所面臨的需求往往是碎片化的,很難一招通吃。“平台方拿下一個訂單、滿足一個需求,需要耗費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而面對下一個訂單、下一個需求,往往又需要重新投入,這讓不少平台公司難以形成自我造血能力,可持續發展有困難。”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總工程師餘曉輝說。

“再加上我們大量的需求方為中小企業,資金流不充裕,所以平台公司的毛利往往很低,且應收賬款周期長、比例高。”朱立峰說。

要想在高昂的平台建設投入與市場回報間取得平衡,支撐平台的可持續發展,在激烈競争中勝出,不少從業者提到了“定位”這個詞。

“在工業互聯網領域,我們的定位是為行業提供發展的‘黑土地’。”一位信息技術企業負責人說,他們并不熟悉工業各細分行業,要想看得見、摸得着工業互聯網,定位為底層技術平台的供應方最為恰當。

這與劉松的看法不謀而合,“阿裡巴巴在工業互聯網裡給自己的定位是‘配角’。”

劉松解釋道,工業互聯網平台就像個“三明治”。底層是雲基礎設施IaaS層;中間層是工業PaaS層,将工業技術、知識、經驗、模型等工業原理封裝成功能模塊,供工業APP開發者調用;最上層是工業APP層,面向特定行業、特定場景開發在線監測、運營優化和預測性維護等具體應用服務。“我們要做的就是打好底層基礎,将互聯網先進的應用軟件開發經驗傳授給工業界,開發出簡單、好用的工業APP。”劉松說。

不少制造企業出身的工業互聯網平台公司選擇優先聚焦本行業,打通上下遊。“海爾的工業互聯網平台首先通過洗衣機連接用戶,成為用戶洗衣、穿衣和搭配需求的載體,其次和衣服廠家、面料廠家、洗滌劑廠家共同打造衣聯網平台,從而連接起廠、店和各個設備的要素。”海爾集團總裁周雲傑說。

樹根互聯則選擇合作,每開辟一個新的細分行業,就選擇一家行業龍頭企業合作。“我們将自身的基礎設施服務能力賦能給行業龍頭企業,借助其行業積累,打造專門的行業雲平台,借此實現跨行業,破解碎片化需求難題。”賀東東說,目前樹根互聯已聯合14家行業龍頭企業,打造了14個行業平台。

“工業互聯網平台目前很熱,但是仍處于發展初期,醫化設備用機械密封無論是平台本身的技術、能力,還是平台在垂直行業的落地、商業模式的落地,仍需要産業界共同探讨。”餘曉輝說。

做好“持久戰”準備

平台應用多樣化趨勢,是發揮我國市場需求廣闊、應用場景豐富優勢的巨大機遇

未來,工業互聯網平台會出現類似安卓或者蘋果iOS那樣“一統天下”的操作系統嗎?

邬賀铨認為,工業互聯網需要信息技術企業和傳統企業的緊密合作,跟消費互聯網的通吃格局不同,它往往需要細分企業。

餘曉輝則認為,從目前看,構建“大而全”平台需要長周期技術積累,當前階段隻有少數企業具備潛在的構建實力。“工業APP的創新能力與應用交付是平台價值實現的關鍵,我們研究發現,沒有一家企業可以單獨完成平台的構建和打造,它必須是合作的關系。”

在李穎看來,這種工業知識機理和數據複雜性所帶來的平台應用多樣化趨勢,正是發揮我國市場需求廣闊、應用場景豐富優勢的巨大機遇。

綜合而言,行業專家認為,工業互聯網平台應該具有5個關鍵特征:

第一,實現萬物互聯。工業互聯網能夠改變智能制造的基本面,可以把全球幾百億台機器連接起來,推動實體經濟實現質的飛躍。

第二,實現行業技術與工藝的信息化、數字化。讓傳統企業跟互聯網技術結合,實現“鯉魚跳龍門”。

第三,實現在線運營。人、機、物聯網實時反饋數據,并通過雲端的超級能力優化運行,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第四,導入新技術。平台自動将最新技術導入工業企業的運營。

第五,創造新價值。工業互聯網平台應帶來全生命周期效率的提升,帶來從賣機器到賣服務的變革。

在工業互聯網平台的演化過程中,政府能做些什麼?餘曉輝表示,政府的重要工作是扶持中小企業。針對中小企業缺資金、少人才的短闆,建議政府投資建設工業互聯網産業技術開發服務中心,委托第三方經營,作為非獨立法人,免費開放給中小企業。政府通過考核經營方的服務能力